徒步洛克线(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28 07:32:42







睡到自然醒,今天是9月28日,还有一天时间在束河消遣。商量之后,打算包车去束河周边溜溜。我们要求去文海,司机极力推荐我们去茶马古道,我们最终没有拗过司机。


拐了几个弯,到了一处房子,司机说,到了,我们下车,一股马粪味儿差点把我们熏晕了。一个队友下去考察了一下,没得玩、没得看,我们要求直接返回,去往丽江古城。途中在一个拐弯处,班长为我们拍了一组照片。


丽江古城,我差不多可以当向导了,因为距离上次来也就两个月。古城的纳西建筑和石板小路,激发了班长的摄影创作激情,当然还有我们几个美女随行的因素。见到雕花木门,各种“趴”,见到广场的鲜花,各种“嗅”,见到石桥,各种“坐”,班长的相机快门咔咔响。中午天气正热,班长辛苦了,满头大汗,还好有大智助理在一旁撑伞。



早晨从客栈出来时,犹豫了一下,没有换裙子。看着岳姐的花裙子在镜头里效果真好,我和小杨,还有大姐,一心也想穿裙子,于是不多时,我们在临街的店铺里各自买了条花裙子换上了,拍照的激情真是空前高涨。


边拍边走,不一会儿走到了五一街,多么熟悉的街道。这次来多了几分亲切,少了几分激动。在五一街中心处吃了一餐粉皮,忘了店名叫什么了,味道还真是不错,就是人特别多,一开始进去,挤得都没地方坐。


饭前,我对班长说,一会儿我想去大冰的小屋再拍几张照片。饭后,班长还记得这事,问我,现在去拍照吗?去那个卖冰的小屋?班长可真够幽默的,俺差点把饭笑喷出来。


到了大冰的小屋,发现外墙像是重新糊了胶泥,看看时间,是下午3点,还上着锁,以前都是1点开门的,不知今天是何原因。不过我也不关心这个了,因为开着门我也不打算进去了,不如和小伙伴摆拍有意思呢。一条狗经过,本来想和它合张影,结果它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悠哉悠哉地从我身边路过,我喊都没喊住。结果就有了这么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损友说我,连狗都不理我。呃,又来大冰的小屋,连狗都觉得我不可理喻了。



过了大冰的小屋,五一街很快走到了尽头,我们原路返回。记得昨天中午曹先生介绍说古城内有狮子山,上去有咖啡馆,可以坐在那里看到古城的全景。于是,我建议小伙伴们去狮子山。


刚到四方街,噼噼啪啪就下起了大雨,避雨时,大姐询问一个小姑娘哪里可以买到扎头发的皮筋,小姑娘说有点远,然后大方地送了一个给大姐。其实上次来我就有深切的感受,不管是问路还是逛店,丽江的人都非常和善。


雨小了点,我们按照路标,不一会儿就爬上了狮子山,进去一家咖啡馆,服务生说如果在这里拍照就必须消费,于是大智破费,为女士们一人叫了一杯咖啡。在这里可以看到丽江全景,青色瓦楼的屋顶一览无余,屋顶上的天空瓦蓝瓦蓝的,漂浮着几朵白云。但是,这里拍人物照就不太好,因为逆光,只能拍到剪影,不过,搭配着窗棂上悬挂的纳西风铃,也是一种味道。



狮子山下来,返回束河,天色还早。我们相约在镇子里一起吃个晚饭,因为明天就要离开束河,出发香格里拉了。整个饭间,外面一直都在下雨,这间店好像只有母女二人张罗,所以饭菜上得有点慢,我们也不着急,嗑着瓜子,聊着天,在束河,尤其下着雨的束河的夜晚,没有什么可着急的。虽然等的时间有点长,饭菜的味道还是很好的,尤其是那道红烧肉,上来之后,队友们纷纷说好吃,女士们担心发胖,不动筷子,就会听到有人劝道,吃吧,多吃点,再不吃从明天开始就吃不上肉了,说得我们都好像要奔赴刑场似地。呃,刑场倒不至于,不过我们也都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心理准备。


29日晨7点,我们在客栈吃了早餐,打好装备,腐败的束河时光宣告结束。队员们精神百倍,整装待发,当然,这时候肯定少不了拍照留念。此文上头的那张合影里没有班长,因为俺们的班长托着沉沉的相机正蹲在对面三楼的屋顶上,看起来有些危险,我们一边抬头望着他,一边喊着小心。 

 

约四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香格里拉的独克宗古城。这个小城是茶马古道上入藏的第一站,当年来往于货物贸易的马帮经过这里,有的去了气候恶劣的藏区,有的去了美丽和煦的云贵高原,不管去往哪里的人们,在这里都能得到接纳和补给。


独克宗还有一个名字,为“月光之城”,多么诗意的名字。据说香格里拉一词是源于藏语香格尼旺,意为“日月之城”,太阳城尼旺宗在时代的发展中已经消失,只剩下了月光城,即是独克宗。




今晚,我们居住的地方名为登巴青年客栈。装备卸下,房间收拾停当。我和文子到客栈旁边的小馆子吃牦牛火锅。味道还真是不错,牦牛肉放的分量不小,68元一小锅,再配上一张青稞饼,相当实惠。我们边吃边给远在南宁的老赵汇报,老赵啊,你的闺兄弟们正在香格里拉吃粑粑,老赵看了照片回到,你们穿得这么妖艳,直接怀疑你们是去艳遇去了。哈哈,老赵的脑浆一定是黄色的。


古城街道都是成块的石头铺成的,细看还能看到马蹄印,街道起起伏伏,有坡度,还有弯度。这是一座典型的小山城。如果说丽江给人一种江南水乡的婉约之感,那么独克宗则像一个孤傲深沉的男子,给人一种冰冷坚硬之感。丽江是个亦静亦动的小城,而独克宗只给人硬朗朗的一面,这一面之下传达给人们的不是冷漠,而是沉稳和安全感。我想起老舍《济南的冬天》里,描写山城的句子,说小城就像是在一个小摇篮里。虽然,这里还没到冬天,我已经能够想象到冬天里的独克宗也一定会是如睡在摇篮里那般温暖和安全,这里的人们也一定都是面上含笑的。


走到一家门店,看到门口有彩色的头绳,问老板可以编辫子吗,答曰可以,不过他老婆去接孩子了,要等一会儿。我说行,15分钟之后我回来。


店老板的老婆一边给我编辫子,一边给我讲她教育孩子的心得,说一定要多陪孩子,多辅导孩子功课。我表示同意,而且告诉她,一定要在孩子三年级之前培养自觉学习的好习惯。她看我说的很在理,问我是做什么的。我答曰,老师。她突然很兴奋,你是老师啊,从她的语调和表情上看,这个小城里,老师这个身份,还是高尚的,是美好的,是博才的。


我儿子才五岁,牙齿都掉光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她继续问我,对我表现出极大的信任。于是,我真诚地用我积累的生活常识告诉她,要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去丽江的大医院,五岁掉光牙不正常的。过了假期,医院正常上班后就赶快去.......她一边编辫子,一边点头答应。


我顶着一头小彩辫与文子一起在巷子里溜达,行人很少,很安静。走着走着,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扭头一看,是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一扭头看他,他就用衣服蒙上头,嬉皮笑脸,淘气可爱。


巷子的交叉口,有一条狗,一和它打招呼它就过来了,真是比大冰小屋门口的那只狗好玩多了,记得微漪在《重返狼群》中写过,狗和狼最敏感的部位就是耳朵后面,于是,我就试了试,挠它的耳根子,竟然真把它挠得趴在了我的脚上,那样子真叫一个享受。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月光广场,循着阶梯向上而行,就是古城的核心地——大龟山,山顶上有一座大佛寺,供奉有佛祖释迦牟尼。外围全是彩色的经幡,站在缝隙处远眺,整个小城的古建筑群尽收眼底,不过,有很多屋顶看起来崭新,应该是翻新不久。听说2014年,这里发生过一场火灾,大概因为都是木式建筑,有火烧连城之势,大火几乎给这座小城带来了灭顶之灾。所幸,经过修缮,现在看到的,还是祥和一片。




在大佛寺旁,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转经筒,堪称世界最大。转经筒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上面雕刻有各种图案,有莲花座,有身着民俗服饰的人像,还有经文和各种法器。我在旁边看了好大一会儿,没有上前,觉得诚心诚意转动它的人,才能实现愿望,寄托情思。


大龟山下来之后,天色还早,我和文子逛小店,买了帽子和披肩,又在四方街拍了些照片。据说,晚上这里会有锅庄舞,不过,晚上我们没再来,那大概又是一番热闹景象吧。


晚饭就在客栈对面的小店解决了,还是牦牛火锅和青稞饼。饭间,聊到明天的行程,想起洛克文字里说,贡嘎地带土匪猖獗,于是我就和文子说笑,别被土匪抢跑了。文子笑曰,她的理想就是能当个压寨夫人。哈,这个好,如果这丫头当了压寨夫人,下次到山里岂不是有人管饭了。


愉快的晚餐结束后,灰导召集队员们在客栈的大厅内召开行前会议,分发气罐和驮包。万事俱备,只欠一声令下。


明早,我们将离开独克宗,向此次徒步的起点——尼汝村进发。





相关阅读:
徒步洛克线(一)

 






 我在这里

种些花草

等你来

——玉生烟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