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文明的一角(一个大伏笔)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26 16:40:04

     沙星的动乱状态已经持续半个月了,整个社会的生产几乎完全停滞了,只有在军方控制下的能源系统和通信系统还维持正常的运转,其他的物资链都纷纷出现问题,就连生存最基本的食物都已经开始依赖储备系统了……

    社会治安也降到了沙星有史以来的最低点,光是哄抢物资的大规模骚动就出现了数十起,其他的诸如抢劫强奸破坏之类的零星犯罪更是屡见不鲜,最严重的是甚至有5名男子企图闯入公共培教系统抢夺给孩们的物资。治安部队一反常态,以最严厉的处治方式解决了这个恶劣事件,5人有4人被当场击毙,另一人重伤被俘后判无期徒刑,而且,公众新闻网络将整个事件的始末完整地在网上播报,当权的议会派特地为此发布了临时法令:“各地的公众培教系统暂时封闭对外开放,任何人未经允许不得随意接近,所有的治安部队,惟有守卫培教系统的有权力随意使用军事武器!”这一有针对性的严苛法令虽然有些过火,但是倒也暗合乱世重典的古训,并没有遭到民众的过多抵制。

    随着时间的推移,动乱的影响开始波及到沙星文明的边缘了,作为文明发展最先锋的沙星勘探队们因为收到母星内乱的消息,纷纷放弃了原先的探测计划开始返航,一时间,急速扩张的沙星文明开始萎缩……

    “嗨,老杰克!还在摆弄你那些小玩意儿,快点来吃饭吧,下午我们还要进行最长的一次超光速跳跃,离开天狼星系返回仙女星系了!”驾驶员王凯利将飞船设定为自动飞行,然后招呼着同伴向生活舱走去。

    “恩,你们先去吧,我再看看这几个细胞,很有意思的!”叫做杰克的中年人挠了挠满头的乱发,继续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接线的另一端连着的是一个培养器。

    “唉——老掉牙的家伙,还沉迷于他的那些小玩意儿,这年头,像老杰克这样一心摆弄细胞的人真不多见了!”王凯利叹道,“说起来虽然有些可怜,把大好时光都扔在那东西上面了,但是,这样的人挺让人佩服的,说不定哪天真的搞出什么成果来了!”

    “嘿嘿,别搞笑了!生命科学从地球末日时代开始就走到尽头了!”随行的物理学探测员哈摩登笑道,“盛极一时的克隆技术曾经让人们以为掌握了生命的所有奥秘,可以凭空地创造自己,结果呢?几代人把毕生的精力砸在了这上面也没有解决早衰问题。生命都是有自己的时钟的,你也许可以复制任何一个生命,但是,仅仅是复制,不是创造,克隆体会迅速达到和母体同样的衰老状态,然后很快死去……在生命力方面甚至连母体都不如!”

    “哎,可是,我听说可以把自己年轻时的细胞冷冻起来,然后需要用的时候再克隆出来……”五大三粗的机械兵鲁彭从舱顶的旋梯里钻了出来。

    “呵呵,开玩笑!细胞是有生命力的,如果说一个细胞的生命力是100,那么分成100个细胞生命力就变成了1,本质上还是一个细胞罢了,没有用的!”哈摩登笑道。

    “那个不叫生命力……是细胞活性密码子!”老杰克钻了进来,拿起了一些食物转身又要回去。

    “哎!别把食物拿得到处都是!你给我乖乖地坐在这里吃!”唯一的女性船员慧尼没好气地说道。

    “……”迟疑了一下,看见慧尼的不善脸色,老杰克还是乖乖地坐了下来。

    “嗨,老杰克!不如跟我们说说细胞活性密码子是什么东西吧。”王凯利递过来一罐饮料问道。

    “恩,简单地说是细胞遗传物质上的一个附加体,在大部分生命就是染色体末端的一些蛋白质结构,在一些外星生命上遗传物质有些特殊的表达形式,但本质上都是类似于DNA结构的大分物质为核心的……无论这些遗传物质是什么形式,每个细胞都有特定的一组物质来限定它的生物活性,当然,不同的生命结构采取的形式也不一样……”杰克咬了一口食物,慢慢地说道。

    “哎,别那么复杂!就以人类为例来说吧……比较容易懂!”哈摩登插嘴道。

    “恩,好吧,我们可以根据这些限定生物活性的物质结构将细胞的活性分成很多等级,特定等级的细胞具有特定的功能和活性,譬如,以人类为例,原胚细胞的附加体是一级活性,它拥有近乎无限的增殖潜力,可以不断地分裂,形成新的细胞……但是,所谓近乎无限就是指实际上它并非无限增殖的,当原胚细胞经过一定次数的分裂之后,附加体结构在不断的分裂过程中发生伴随损耗的变构,就会降级为二级活性的干细胞,进入休眠状态;干细胞在肌体需要的时候可以恢复分裂活力,在一定程度内进行分裂;而普通的机体细胞,附加体就是三级活性的了,他们只能进行很有限次数的分裂,超过了限度,即使拥有足够的物质来形成细胞,也无法具有生命活性,形成的都是会快速衰亡的伪细胞……这种附加体的结构虽然已经很明白了,但是它随着细胞分裂而损耗变构的过程还是个未知的领域,所以就称之为细胞活性密码子。”老杰克虽然平常不大说话,但是,真正谈起自己的专业来思路和表达都非常的清晰。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情……”王凯利点了点头。

    “其实,生命科学并非走到了尽头,只是拐进了死胡同罢了……”老杰克叹了一口气,继续吃起了东西。

    “哎?为什么啊?”哈摩登问道,“我们的生命科学已经停滞近50年了吧,我记得最后的进步是黄金年代末期,干细胞激活技术应用于人体损伤器官的再生,也就是现在常用的生长液技术……此后就再无寸进了吧!”

    “恩,好像很久以前就提出的人工妊娠技术也没有得到完善,现在沙星依然采取自然妊娠的方式来繁殖后代,虽然以现代的医学技术,不会再有难产的事情发生,但是,女人依然要背负着生育的痛苦和各种代价……”慧尼撇嘴道。

    “恩,地球末日年代克隆技术的成熟仿佛是生命科学的一次巨大飞跃,曾经鼓舞过无数的人,但是,实际上,克隆技术只是一种简单地复制,人们对它的期盼太高,以为自己从此掌握了创造生命的能力!”老杰克叹息道,“所以,当早衰、缺乏活力这些问题出现的时候,人们对它的评价不够,总觉得很快就能克服,以至于地球时代21世纪中期,不断的有人宣称解决了这些问题,结果却不断地让人失望,直到21世纪末,生物活性密码子的发现才让人们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峻和复杂。

    “所以,巨大的挫折感结束了那一段生命科学发展的高峰阶段,而相比较之下,太阳系革命的丰硕成果在极大的鼓励了人类,于是,巨大的社会资源被投入空间探索领域,生命科学开始衰落,逐渐变成了一块鸡肋……

    “当时发现生物活性密码的那批人本来有机会挽救生命科学的低潮的,但是,他们走错了路,他们希望通过逆变构的方法使得活性降低的密码子返回更高一级的状态,结果,这样地尝试变成了无穷无尽地失败……最后,绝望的他们发出了生命科学已经走到尽头的言论!后来者还没有机会验证他们的结论,地球文明的末日时代就来临了……”杰克摇了摇头,扔掉了手中的空罐。

    “干细胞激活技术其实是研究生物活性密码逆变构的副产品,它本质上就是利用人体干细胞的二级密码活性可以在有限程度内再进行增殖。而慧尼所说的人工妊娠技术,其实并非细胞控制方面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主要是因为无法制造出子宫的环境……”杰克擦了擦嘴,站了起来,转身向前舱的实验室走去。

    “嗨!老杰克!你在做什么?你觉得生命科学会怎么发展?”机械兵鲁彭喊道。

    “嘿嘿,我只是喜欢这个而已,”杰克停住了脚步回头咧嘴一笑,“谁知道呢?或许答案就在我们这次找到的那些小玩意儿里面……”

    “神神秘秘的!”哈摩登撇嘴道,“我就不信这种已经死去的科学还能复活!”

    “可是,你不觉得杰克刚才的样很夺目吗?”慧尼有些憧憬地说道,“或许他真的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哦!”

    “呵呵,得了吧!你不会说你迷上那个老家伙了吧!”哈摩登笑道。

    “你作死啊!”一个饮料罐砰地砸在了脑袋上,痛的哈摩登龇牙咧嘴,“给老娘乖乖地把这里的东西收拾好!今天你值日!”

    “不知道沙星现在怎么样了,听说议会派和执政官耗上了……”一边的王凯利有些黯然地说道。

    在座的众人都收起了玩笑的心情,默默地担忧起来……


     “沙星的广大民众们,欢迎收看公众新闻网络的特别节目:不败名将方博威的遗孀——军校之花安歌儿夫人公开演说,下午4点整,现场直播,绝对不容错过!”街角的大显示屏上,新闻播报员一遍遍地重复着节目预告,在街头上游荡徘徊的示威者们开始慢慢地聚集起来。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冰原星基地,远征舰队的官兵们也纷纷来到活动室,巨大的电子屏开始插播方博威上将生前的一些精彩镜头,安歌儿夫人的影像也穿插其间……

    “上将阁下?有没有必要把议会的这些东西掐掉?”麦克代斯走到巴比伦罗的身边请示道。

    “呵呵,算了吧!现在掐掉实在是太突兀了,而且,沙星的公众新闻网络应该是全开放的,任何人都有收看新闻网络的权利,连服刑的罪犯都可以。”巴比伦罗摇了摇头,“要怨就得怨议会派这帮混蛋,把本来应该是客观反映事实的新闻网络当成可以利用的工具进行煽动性工作,完全违背了杨风阁下的初衷,可恶!”

    “您说安歌儿夫人会作对我们不利的鼓动吗?”孙家强有些担心地问道。

    “呵呵,应该不是针对我们,即使是鼓动我们的将士,也不用害怕,我们是真正跟随方博威上将战斗的人,没有人比我们更清楚他的真正意志!安歌儿的言论对于远征舰队没有说服力。我想,执政官阁下现在应该更加伤脑筋吧……”

    ……

    “执政官阁下!无论如何,请下令掐掉这些信息吧,以安歌儿夫人的名义,恐怕随便说点什么,我们的舰队就会彻底崩溃!”李星焦急地请求着。

    “……我也认为掐掉是比较安全的处理办法。”罗雨禾赞同道,“亢龙舰队的军心经不起什么刺激了。”

    “不必了,现在掐掉太明显了,”多泽固执地否决道,“安歌儿夫人不会有你们想象的那种言论的。”

    “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动摇我们的军心,议会不会煞费苦心地组织这样的演说的!”李星看着画面已经切进演播室了,更加心急如焚。

    “好了,我说不必就不必了!”多泽摆了摆手,“你们出去吧!”

    “……”罗雨禾和李星对视一眼,彼此交流着无奈的叹息……

    房间的门关上了,多泽顺手关了灯,在一片黑暗静静地等待着演说的开始……

    “……我既然打算过平静的生活,那么谁也不能让我回到纷争的旋涡……你也不能……!”安歌儿的声音仿佛在耳畔响起,多泽露出会心的笑容,周青啊,军校之花可不是你能随意操纵的女人哦……

    ……

    “麻烦您,请直接开到沙星防卫总部吧。”安歌儿对司机点头道。

    “哎?”随行的奇洛克连忙阻止道,“夫人,您想做什么?周青先生已经在演播室等您了,演说马上就要开始了!”

    “对不起,我比较喜欢空旷一点的环境,而且,如果能够直接面对听众比较好一点,所以,我想在总部的广场演说,能不能麻烦您跟议长先生说一下,为我安排好。”安歌儿微笑道。

    “可是……夫人,您一直没有说……这个……现在突然提出来……”奇洛克对于这样的要求有些措手不及。

    “呵呵,可是,你们也一直没有问我啊,我很想告诉您,但是,从昨天议长离开后,就没有人再来和我作过什么协调了,我没有机会啊……”安歌儿微笑着软语道,“实在不好意思,麻烦您帮我安排。”

    “呃,这个……”奇洛克一阵犹豫,“我先向议长请示吧……”

    “好的,请向议长转达我希望在万众瞩目下演说的愿望,对着摄象机我可能没有说话的心情……”安歌儿微笑道。

    5分钟之后,公众新闻网络重新发布消息,安歌儿夫人的演说被临时改到了沙星防卫总部的广场现场演说,时间推迟一个小时……

    推延的时间并没有影响人们的热情,实际上,能有机会一睹传奇美人军校之花安歌儿夫人的芳颜,对于很多人来说觉得等一辈子也是值得的!于是,沙星防卫总部所在的第1区,以及相邻接的第2、3、4区的人们,都纷纷使用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赶往总部广场,对于那些住在远处的人们,仅仅推迟一个小时反而成了让他们抱怨的由头……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了埋骨长廊大捷时的狂欢和动乱开始阶段围攻多泽时的规模,美女的吸引力的确是无与伦比的!

    5时正,在人群近乎疯狂的呼喊声,一架小型飞行梭在三架威武的流沙K-41护卫下缓缓降落到了广场的平台,舱门打开,会场在一瞬间变得死一般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先发出这样的声音,一席白色的长裙轻轻地从机舱飘出,顺着舷梯拾阶而下,乌黑的秀发用一块兰花的手帕随意的束起,裙裾与发丝在流沙K-41降落时搅起的空气乱流轻舞飞扬,安歌儿抬起手臂轻轻地撩动额前的乱发,倾国倾城的绝美脸庞开始在阳光的映耀下露出淡淡地微笑……

    所谓明星,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某种技巧调动人类心灵深处的激情的人,让人们忘却现实的一切,被不顾一切的热情激活,爆发出狂躁极度无理性的冲动!独处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很奇怪:一个歌唱的比一般人好一点的家伙而已,凭什么让人五体投地?但是,当你迷失于演唱会或者比赛现场上那些混乱的人群、喧嚣的欢呼的时候,你就可以深刻地领会到明星对于人类感性的巨大驱动力了……

    从安歌儿走出机舱之前,周青一直把到目前为止的狂热场面归结于传奇美人的明星效应,不过就像一个另类的歌星而已。虽然安歌儿突然提出要现场演说令他有些意外,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女人嘛,总会有些虚荣的追求,安歌儿自己也说年轻时向往军人的荣誉,现在又想再度领略这种万众瞩目的荣耀也不奇怪……

    安歌儿走出机舱后的那一瞬间,周青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同,本以为会盛装出席的安歌儿夫人居然穿的和昨天在家时一样朴素随意;本以为场面会更加的火爆,人群的噪音至少要再大一倍,却发现人们的情绪开始平静下来……实际上,安歌儿本身给人带来的就是宁静的美啊,像月夜的湖泊给人安详……周青发现自己好像犯了个错误,打开了一个自己根本控制不了的魔盒……

    “夫人……”周青迎接上去,以标准的绅士礼仪引着安歌儿走到平台央,忽然低声恳求道,“无论如何,请以沙星大局为重……”

    安歌儿回头看了周青一眼,对这个年轻人此时的觉悟颇有一些欣赏,虽然很有些后知后觉的意味了……

    “大家好,我是安歌儿,一名园艺师,沙星公民,退役军人……当然,更为大家熟悉的身份可能是不败名将方博威的妻子……”没有激动人心的作秀,安歌儿的开场白像发自一个新来的转校学生一般平淡无奇。

    人群没有掌声,周青的心里咯噔一下仿佛断了什么——理性!安歌儿夫人在引导人们的理性回归!对于利用人们热情起家而又为无法使之消退而苦闷的议会派来说,理性的回归究竟是福是祸?这个传奇的人物,难怪让一代天骄都拜服裙下,在举手投足的不经意间让人不自觉的陷入一种特定的心理状态……何尝不是领袖者必备的风范啊……周青的眼睛里第一次透出失算的阴影!

    “……所以,我想先从我的丈夫——方博威说起,”安歌儿继续说道,“我的丈夫牺牲了,对于大家来说,他的去世代表了很多意义,有人说他是死于阴险的降临帝国的刺杀,有人说他是死于当代执政官的陷害,有人说他是死于我们的科技对于第二空间掌控力的不足……但是,对于我来说……”安歌儿停了一下,一字一顿地说道,“他是死于自己的职责!”

    “我的丈夫是一名军人,对于沙星的军人来说,与降临帝国作战,保护沙星明,服从执政官的指令……甚至死亡!都是他们的职责所在,所以,当我的丈夫选择军人这个荣耀的时候,无论最后出于什么原因,他今天的结局都是一种理当所然!”

    人群没有私语,只有一张张惊愕的面孔,安歌儿看似柔弱的身影仿佛变成大理石雕塑一般冷漠坚硬,谁能把死亡当作一种理当所然的事情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冰山美人啊!

发表